homuko

上一篇 下一篇

【BTS】【朴智旻1013生贺】练习室

*祝咱的鸡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鸡是一个超级努力超级可爱即使被威胁要泼硫酸(?)也无所畏惧的孩子!!

*综上所诉鸡kiyokiyokiyoooooooooooooooooo!!!

*假装小鸡退了学系列

*all鸡


1.

2012年 釜山艺高

激烈的鼓点随着朴智旻的谢幕淡出,接着便是台下雷动的掌声。灯光尽数打在这个少年的身上,使旁边站立的舞者都成了他的陪衬。第一次看他表演的人们都不会想到,这个瘦削的少年身体里蕴藏的力量如此的大,以至于从他走上舞台的那一刻起,眼神完全无法从他的身上移开。

全场起立,鼓掌,朝舞台上单膝跪地的少年表示由衷的叹服。也有女孩子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朝着朴智旻就开始尖叫,朴智旻我爱你。

朴智旻没有抬头,仅仅只是盯着自己黑色皮鞋的鞋尖。还有被自己擦出了痕迹的舞台地板。一时间心中有些恍惚。

这是釜山艺高的首席学生,朴智旻在学校的最后一场演出。

幕后。

朴智旻扯掉自己的领带扔在化妆桌上,用毛巾抹了把自己脖子上的汗水,勉强扯出笑容对自己同学笑了笑,然后在每一个人都忙着收拾后台的时候,悄悄离开了化妆室。

在所有人都为他感到高兴的时候,他拒绝了朝他抛来的橄榄枝。

“智旻,我希望你能再好好考虑一下。”

校长办公桌上放着朴智旻递来的退学申请书,白纸黑字写得十分清楚。朴智旻与校长四目相对,年迈老人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深感可惜。

“我决定了,校长。”朴智旻说道。

“我考虑好了。”

 

2.

2013年

 

“喂!智旻!朴智旻!”

“妈的。这小子老是乱来,都烧成这样了。”

唔...是谁啊......

自己被人拉着晃得厉害,朴智旻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结果刚反应过来直接被闵玧其拿着一杯水撬开了嘴唇,滚烫的温度和着浓郁的甜味侵入喉咙。朴智旻下意识就开始反抗起来,然而挣扎也无济于事,闵玧其直接把他按在地上,此时朴智旻虚弱得很,完全没力气跟闵玧其斗。

“给我喝完。不然别想出练习室。”闵玧其冷冷地说道,接着转头对着门外。

“号锡,他醒了。”

一串啪哒啪哒急促的脚步声,郑号锡喘着气跑了几层楼似的端着水盆进来。在公司找热水可不好找,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满头大汗。

郑号锡放下水盆就捧起朴智旻的脸,着急得恨不得给朴智旻两巴子叫他清醒过来。

“智旻啊!”

“嗯...”朴智旻经过糖开水的洗礼,有气无力地答道。

“知道这是哪吗?”

“...练习室啊。”

“知道我是谁吗?”

“号锡哥......”

郑号锡又指指一边略显无语的闵玧其,“那这个哥呢?”

“玧——”

“行了行了,脑袋坏不了。”闵玧其听不下去直接从郑号锡手里抢过毛巾拧干了,搭在朴智旻额头上。

郑号锡松了口气,“那就好......”

此时是凌晨三点。

 

3.

灯光拉长了路边三人的影子。周围的店铺只有一家全天营业的便利店亮着灯。朴智旻又困又冒冷汗,郑号锡和闵玧其总感觉如果放开朴智旻的手臂,他绝对会从这条长长的下坡上滚下去。

“哥。”

“嗯。”郑号锡和闵玧其异口同声。

“这么晚了,为什么要过来?”

郑号锡忍不住弹了朴智旻脑门,“都是因为你啊。傻瓜。”

“玧其哥见你说好十二点回寝室,如果一两点了都没回来。担心你跑来练习室看你,结果你就这么趴地上了。”

“还开着18度的冷气。”闵玧其补充道。看朴智旻的眼神让他狠狠地打了个颤。

“我......没注意,”朴智旻当时一扔双肩包就开着音响跳舞了,原本就开着的空调更是没在意,“<no more dream>的舞我还不是很会......”

“你都说不会了,那我该说什么?”闵玧其看着三人被拉长的影子,踢了踢路上的小石子。

“哈哈哈哈哈哈......”

郑号锡一个不慎就笑出声来,被闵玧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郑号锡,你他妈哪一边的。”

“哈哈哈哈哈,中立啦我。”

其实郑号锡和闵玧其也心知肚明。朴智旻本来是以现代舞出来的,习惯了以柔软将舞蹈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他,要面对力度要求大的hiphop,还要在高潮部分担当c位,他的压力可想而知。所以他才会比其他人更紧张,即使生着病也要坚持着去练习,甚至还直接晕倒在练习室里。

不知道是该说努力,还是该说傻着拼命。

郑号锡轻轻叹了口气。

“智旻啊。”

朴智旻转过头,本想对郑号锡做个回应,结果闵玧其顺手摸上了他的额头,而头发尖直接扫进了他眼睛里。

“唔唔唔......”朴智旻欲哭无泪,两只小手直接抓住了闵玧其的手。

“啊,抱歉。”闵玧其一瞬间是慌乱的,连忙拨开扫在朴智旻眼睛里的头发。

郑号锡笑着摇摇头。抬头看了看朦朦胧胧的天空,首尔的月亮少见地没有被云层遮住,吹过来的风清清凉凉的。

离出道还有两个月。他想道。

朴智旻揉了揉眼睛,“其他人呢?”

“没叫他们来,可能睡得正香吧。”

朴智旻愣了愣,不一会就开始对着前方抽鼻子,小奶音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呜呜...号锡哥....玧其哥......”

“喂啊,闹什么突然。”

“还是你们最关心我......”

“行了。本来就嗓子疼,安静点。”闵玧其拍了拍朴智旻的后颈。

大概除了金泰亨以外,全团最需要照顾的非朴智旻莫属了。

 

4.

“朴——智——旻——!”

“哇?!”

一大清早金泰亨就直接爬上朴智旻的床,以大字型展开朝朴智旻扑去。差点把睡梦中的朴智旻压得个半身不遂。

“妈的。吵死了,闭嘴。”闵玧其皱着眉头,一只脚狠狠地朝床板蹬去。这一踹直接让上铺的两人吵的不敢吵,闹的不敢闹。

金泰亨吐了吐舌头,也不管朴智旻允没允许就钻进他被窝里,趁朴智旻没反应过来手摸上他的额头。朴智旻眼睛瞪得贼大,看起来被金泰亨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他手忙脚乱裹起全部被子缩到床角,只露出一张无比惶恐的脸。

“你、你要干什么?”

金泰亨看着这只畏畏缩缩的鸡憋笑得难受。

“看你还发不发烧啊,这是脑子被烧坏了吗?智旻xi?”金泰亨把自己手臂当作温度计甩了甩,“不过还好,烧已经退了。”

金泰亨笑出一口白牙。

门外一阵由远到近的脚步声,金硕珍嘴里叼着牙刷进来了。见朴智旻跟金泰亨一起坐在床上,他手里拿着漱口杯就直接攀着楼梯上来了。

“硕珍哥,智旻醒了。”金泰亨笑着说。

金硕珍点点头,朝朴智旻招呼了一声。

“智旻,过来点。”

朴智旻听话地整个人30°向金硕珍倾斜。然而一脸温和的金硕珍瞬间板起了脸,直接往朴智旻脑门了狠狠弹了一下。

“阿西!”朴智旻忍不住捂住自己脑袋。

金硕珍开启了rap模式。

“我说啊智旻昨天明明我都说过了你感冒很严重叫你别去跳舞了好好休息一天你看你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了?!”

金泰亨有点懵了。

“呃,硕珍哥,你说什么?”

“什么我说什么哎泰亨你别插话今天我就要教训教训这小子真是要气死我。”

朴智旻将自己整个人都罩进了被子里,声音嗡嗡的,“.......我错了硕珍哥!”

闵玧其气得直接坐了起来,把被子扔在了一边。

“都他妈给老子闭嘴!”

 

5.

“to all the youth without dreams.”

 

<no more dream>最后一句金南俊的part完毕,今天的练习也总算告一段落。朴智旻习惯性地跟其他成员击掌,到金泰亨的时候,金泰亨笑着又拍了拍朴智旻的脖子,叫他跟自己一起去吃鸡胸肉。

“不了,我再练练。”朴智旻摇手,打发金泰亨快去吃饭。

此时金硕珍正垂头丧气,跟田柾国蹲在角落以表示对每餐都是鸡胸肉的抗议。闵玧其没事干干脆径直朝楼梯口走去,实在不想吃鸡胸肉的冲动迫使他打算今天花点本来就不多的积蓄。金南俊倒是说起了即兴rap,大概内容是鸡胸肉真好吃好吃得我要吐了。郑号锡无比配合地在旁边开始了B-box来为金南俊的rap助阵。

而经纪人哥哥们也只有尴尬地摇头,他们也已经吃了好几天鸡胸肉了。

毕竟公司还欠着一大笔债,吃的问题只能先忍忍了。

“啊——NO 鸡胸肉——!”金泰亨干脆直接趴在地板上开始挣扎,田柾国跟金硕珍也没忍住,三个人形拖把在地板上没完没了地滚动起来。

朴智旻担当起了把成员赶去吃饭的角色。当然闵玧其自然是不用驱赶(?),一说放人就立马没了踪影。

“嗯?智旻,不吃饭啊?”准备走的金南俊回过头来问道。

“我等会去。”朴智旻把播放进度条重置,“我中间那段还不太熟。”

金南俊笑了笑。

“那我陪你吧。”

“你不饿?”朴智旻眨了眨眼睛。

金南俊走到窗边,对着外边伸了个懒腰,“反正鸡胸肉肯定有剩的,晚点去也不迟。”

窗外依旧是水泥森林林立,空旷的大道上有零零星星的下班族在路上走,他们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在金南俊眼里是无数个流动的小点。

“你真努力。”金南俊忽然道。

“诶?”朴智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无意间<no more dream>已经进入了主part。

金南俊抹了抹窗台上没擦干净的灰尘,手指上一层明显的灰色,“不要太勉强了,智旻。输了也没关系。”

沉默了一会金南俊笑了出来。

“哈...其实我也蛮喜欢你这副拼命的样子的。不知道该阻止你还是让你继续。”

竟然连自己的队长都陷入了这样的困扰当中。朴智旻承认自己也是如此。放弃了许多东西才来到首尔的,打退堂鼓岂不是太丢脸了?不想服输,可每次碰上暗无天日的练习又深感劳累。他已经跟金泰亨田柾国两个人打过赌,如果出道不顺利,他就把自己的所有积蓄给他们平分了。

“我...想让自己更好,”朴智旻挠了挠脑袋,“不管是防弹,还是我自己,我都想让那些鄙夷过我们的人心服口服。”

“嗯。”金南俊点点头。

“我相信你。”

 

6.

练习室弥漫着空气清新剂的气味。

墙壁上“Big Hit”字母i上的圆点其实已经掉过好几次了,依然还是被许多工作人员反反复复掉了又粘,在录制镜头中看不太出来,事实上胶水已经从背后溢出来了。

以及旁边里面堆满了衣服的白色衣柜,映着自己身影的大镜子。

这些都从朴智旻眼里一晃而过。

原地转一圈,然后停下。

——本来是应该停下的。

“Lalalala——la”

“呜啊!”

“智旻!”

七人的合唱跟朴智旻的惊呼和金南俊的大喊和在一起,一时间不知道谁先谁后。紧接着便是朴智旻摔在地上的声音,一声闷响。大概是脸先着地了,朴智旻发出一声很奶的呜呜声。

金南俊急了,什么都没想一个箭步冲过去扶起朴智旻。还好总体没什么大碍,拨开朴智旻捂住鼻子的手一看,鼻头红通通的。

这家伙......直接踩着自己鞋带了。

“南俊哥......”朴智旻疼得生理泪水都出来了,但只是呜咽着喊了声金南俊的名字,整个人又重新站起来,准备重新来一遍。

“..别动!”金南俊摸了摸朴智旻的鼻梁。

妈的,还好鼻梁没断,不然简直完了。

朴智旻比金南俊矮一头,被他抓着又动不了,只好乖乖就范。

其他人听到动静也直接三步两步跑了上来,田柾国跑得最快,推开门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喘气。

“哥怎么了?”双手撑着自己膝盖,田柾国抬头喘着气问道。

后面的成员和经纪人也相继过来了,也是个个冒着细汗。

“哎一古,真是...”郑号锡叉着腰,晃了晃脑袋。

跑死了。

 

7.

宿舍。

“怎么智旻又摔了啊总是这么不小心还有南俊你啊明明知道智旻脑袋一根筋你怎么不看好他啊?!”

Rapper金硕珍继续伤肝模式,金南俊坐在沙发上面对火气冲天的金硕珍直接懵了。生气不得辩论不得,只好拿出手机翻出一张自己十分颜艺的自拍,递到金硕珍面前。

“哥,别生气了。看我的照片吧。”

*

忙内line三人一致戴着同款式的鸭舌帽,勾肩搭背地在路上走。三个人看起来都像是稚气未脱的少年,其中以田柾国为代表。举着一瓶汽水喊道谁先抢到其他两个人就请吃炒年糕。

完美的抛物线,汽水瓶就这么飞了出去。随即三人互相推推攘攘起来,一人领先后面两个就一致拉住前面的衣摆,拖下来过后又是一个死循环。最后折腾了半天才前进了几米不到。

“喂,有人拿我们瓶子!”田柾国眼尖看到一群小孩拿起汽水瓶撒腿就跑,兔子眼睛瞪圆了指着前方。

“阿西!”

于是三个人又团结一致上演了一场百米冲刺。然而本来距离远,再加上那群小孩子又跑得飞快,跑上去的时候早就没了影。

朴智旻哭笑不得,摘了帽子抓了把头发。

“再买一瓶吧。”

三个人数了数手里的硬币放进投票口,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三罐可口可乐掉了出来。三个人分了就是一阵狂喝。

此时已是几近黄昏,夕阳照在旁边的电线杆上,同时也给三个少年打上一层阴影。

金泰亨的喉结上下起伏,一口气喝完他十分爽快地打了个饱嗝。

“你们说,如果以后我们火了,还能这么在这里喝饮料吗?”金泰亨咂了砸嘴。

“肯定不能了。”朴智旻看着长得都比自己高的弟弟们,手伸过去拍了拍两人的手臂。

田柾国直接拍了回去。

“我说,智旻哥。如果出不了道,你会怎么办?”

朴智旻还真没想过。

“不知道,可能继续回去,当个dancer吧。”

不过这有意义吗?还不如一开始就别退学,好好跳现代舞呢。

金泰亨手上一撑直接坐上了旁边的平台,翘着腿上下晃来晃去。

“那你就见不到我们了,智旻xi。”

*

闵玧其打开练习室大门,里面黑漆漆空荡荡的。今天朴智旻不在,郑号锡也有事回老家了。晚上从来不踏进练习室一次的他今天破例来了一次,看到地板上被各种鞋摩擦出的印记,忍不住笑了出来。

事实上整个团都跟朴智旻一样。

自己呢,跳舞不擅长,唱抒情歌也不擅长。反正舞蹈跟着划水,也可以划得过去。

但是自己part的rap,那可不一样了。

行吧。

闵玧其拿起了搁在一边的麦克风,调出了<no more dream>的伴奏。试了下音,麦克没有问题。

竟然连自己的弟弟都这么努力了。

那自己也应该当好榜样才行。

 

8.

朴智旻从去超市采购的路上回来,虽然那什么,跟成员们划拳划输了。不过倒是连蒙带骗把郑号锡也一起拉了过来。耳机里放着八道江山,别提心情有多好了。

 

“서울강원부터경상도충청도부터전라도

首尔江源到庆尚道忠清道到全罗道

우리가와불따고전하랑께 

我们要来了赶紧放话出去

우린멋져부러허벌라게

我们很帅超级无敌”

 

“超级无敌!”朴智旻无敌开心。

郑号锡提着最重的那一包满脸黑线,就看着朴智旻在前边蹦蹦跳跳的。

可以说是超级无语了。

“哥啊。”朴智旻满脸笑容地转过头来,“我也想唱。”

论vocal line对rap的痴迷程度。

弟弟的愿望在郑号锡这里通常是不容拒绝的。郑号锡想了想,“等我们出了专辑以后,给方PD说一下吧。”

“嘻嘻,好。”

朴智旻朝郑号锡比了个“OK”的手势。结果正好往后退的时候,直接撞上了旁边提着菜篮子的大妈。
重物落在地上的声音,郑号锡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朴智旻只觉得自己经历了一场瞳孔地震,连忙把大妈扶起来。结果一看就糟糕了,鸡蛋还有玻璃调味瓶都直接摔了个一塌糊涂,地上算是一片狼藉了。
朴智旻慌张得不知所措。
“婆婆,你没事吧?”
“你觉得呢,小伙子?”然而这个大妈的脾气并不好,一听声音里明显就来了气。
“这不给点赔偿是不行的。”
“我......”朴智旻开始结结巴巴起来。

本来带的钱就不多,去了超市一趟所有的钱都拿去给大家买吃的了,自然裤兜里一分钱也不剩了。

“没有怎么办?我还要赶回去做饭啊。”

“我有。”

郑号锡走过来,直接一掏钱包拿了一叠零钱出来,看起来皱巴巴的,大妈皱了皱眉头。

“你这个——”

“这是我身上所有的钱,”郑号锡把食品袋递到她面前,“您要是觉得不够,那把这个也拿去吧。”

*

最终大妈还是不情不愿地提着那袋满是零食的袋子走了。而郑号锡不但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是无比轻快的声线。撒手走着笑道感觉手上轻松了许多啊。

“号锡哥......”朴智旻走到他身边,拉住郑号锡的衣袖。

这种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没事啦。就是件小事情,别往心里去。”郑号锡嘴角两个梨涡,伸手去揉了揉朴智旻的脑袋。

朴智旻音乐也没心情再听了,干脆退出了naver的界面。

“等以后我有钱了,用一百倍的钱还你。”

出道就好了。更加地努力就好了。

“哎一古,你这小傻子。”郑号锡一把把朴智旻拉进怀里紧紧抱着,使劲蹭了蹭朴智旻的额头。

“唔....我要憋死了.......哥....”

 

9.

练习室又是一阵悲鸣。

在舞蹈老师的逼迫下,金泰亨坐在朴智旻背上,而朴智旻正两手撑着做着恐怖的俯卧撑。

“十八...十九...二十!”其他五个人围成一圈站在朴智旻旁边,无比同步地记着数。

“阿——西——!”

朴智旻直接趴地,以表达自己的痛苦。

金泰亨觉得好笑,蹲下来戳了戳朴智旻的脸蛋。

“我都算轻的了。”

“那你来试试啊!!!”朴智旻欲哭无泪。

 

10.

出道舞台D-DAY

今天的BIG HIT算是忙透了。本来就不大的公司里堆满了杂七杂八的物件,其中不乏防弹的演出服。七个人进了公司大门甚至都不知道如何落脚,只好踮着脚小心翼翼地过免得踩到什么易碎的东西。

“嗯?智旻哥,你去哪里?”田柾国见朴智旻自己一个人往相反的方向走。

朴智旻背着大号的红色双肩包,这是第一份来自粉丝的礼物,他自然也十分爱惜。双肩包显得他整个人小小的,不像个要去MCD的idol,倒像个要去登山的小青年。

朴智旻指了指练习室的方向。

“我去看看。”

推开门是一股鸡胸肉的气味。昨天大家都练习得很晚,干脆全体在练习室把吃的问题解决了。没开窗通风的结果就是鸡胸肉的味道一直留到了第二天早上。

十几平方米的练习室,比起其他大公司的练习室着实简陋了不少。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嘛,该有的东西也依然有的。

朴智旻承认,自己在心中确实把练习室当成了自己家的一部分。

一天里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有时跟其他成员们玩猜拳,身为团欺的自己划输了不得不来一段随机的free style。恐怕自己十几年来三分之一的黑历史都来自练习室。

还有一段对自己十分艰难的时间,背着哥哥们独自在这里打地铺练舞,练个通宵都不是问题。

这个小小的空间里,装载了自己许多的东西。

欢笑也好,在背后偷偷抹泪也好,自己的碎碎念也好。不得不说这个地方对自己都格外重要。

看到旁边有金硕珍掉在地上的钥匙链,朴智旻将它捡起来,好好地放在包里。

对了。

朴智旻想起来什么似的。直接趴在了地上。就着这个不太美观的动作,朴智旻用手摸了摸满是成员们练习痕迹的地板。

尽管挺不好意思的......

不过也没有人,应该没关系吧。

于是朴智旻略带害羞地吻了吻练习室的地板。抬起头来的时候红透了脸。

请让我们......

一切顺利。

 

11.

“防弹防弹——防防弹!”

七个人叠起来的手一瞬间放开。少年们特有的声线清脆得好听。

噗....无论做多少遍还是挺傻的.....

穿着大背心的朴智旻还是忍不住这么想了。

“后台准备——”戴着工作帽stuff拿着高音喇叭朝他们挥了挥手。MCD的现场除了忙碌还是忙碌。

“加油。智旻。”金南俊戴着墨镜,捏了捏朴智旻的肩膀。

“我相信你。”

还是那句话。

似乎是故意放低了音量,只说给朴智旻一个人听的。

朴智旻瞬间觉得前所未有的平静。

他走在金南俊前面,跟其他成员们一起。

“好的,哥。”

 

12.

2017.10.13

朴智旻站在足以容纳几万人的运动场里搭建的升降机入口,舒展着自己的身子。白色单衣跟黑色紧身裤,再加一双黑色的皮鞋,看起来跟要出去逛街没什么两样似的。

“我说智旻啊,”金泰亨喝着水走过来,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水,“你头发要不要再来点发胶啊。”

朴智旻甩了甩自己淡金色的头发,“是吗?我不觉得。”

挺老实的。没有乱翘。

“我也觉得应该再来点。”闵玧其拿着手麦,看了一眼站在升降台上的朴智旻,“今天也是你生日,帅气点。”

“哎西玧其哥——”朴智旻给逗笑了。

现在是日本大阪的晚上七点。

其他四个人端着蛋糕过来,生日蜡烛挤在蛋糕上满满当当的。朴智旻看着端过来的蛋糕愣了一下。

“跳完了下来吃。”金硕珍朝朴智旻比了个wink,“大家一起做的。”

今天不仅是继“love yourself”的第一场演唱会,也是朴智旻“serendipity”的初舞台。大概也是朴智旻准备给阿米的惊喜。

“好啦,上台啦。”朴智旻朝大家做出ok的手势。

“怀挺。”六个人对朴智旻竖起大拇指。

升降机通道明暗交替,不知不觉朴智旻也想起了13年出道的时候。自己走在号锡哥的后面,南俊哥的前边,看着离自己的舞台越来越近,内心的那份惶恐和着兴奋滋长。

还记得自己傻里傻气亲了练习室的地板,悄悄祈求给防弹一个好的开始。

一晃就是四年。

一晃自己也有了solo,站在偌大的舞台跳“lie”。

而这次是“serendipity”。

感受到上方的光亮,朴智旻抬起了头。在隔板徐徐打开之际,他听到来自几万粉丝的欢呼声。

他听到了。

四年前的少年对自己说。

“我相信你。”

相信你可以站得更高,更加强大。

相信你可以,

得到属于你一个人的欢呼。

 

“이모든건우연이아냐

  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偶然

그냥그냥나의느낌으로

只是只是我的感觉告诉我

온세상이어제완달라

这世界与昨日早已不同
그냥그냥너의기쁨으로

只因只因你带给我的欢乐”

 

朴智旻迎向蓝色炸弹海,逆光在他的头发上镀上一层金色。

“let me love you.”

通过耳麦传达的声音响彻全场。

 

 

-END-

 

【后记】

希望有传达到鸡的那份心情。

演唱会本来是14号的 个人私心在文里改成了13号

这次的贺文我尝试了一下写全员的日常【当然记得扣题了hhhh】

13年的时候都应该是少年感极强吧

不想写什么“我们是最棒的”“我们一定要得什么什么奖”这样的辣鸡主题

想了想“嗯 那时候应该都很迷茫惶恐吧”处于平常人与爱豆之间的分界

就想写一些发生在那时候的事情

于是试着写了写还是比较顺利地写完了

还是祝咱们的鸡生日快乐。

HAPPY JIMIN DAY!


评论(4)
热度(104)
  1. ChorRainhomuko 转载了此文字
©homuko | Powered by LOFTER